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麦久彩票网 > 飞蛾 >

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归档日期:03-11       文本归类:飞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网络文学本身是没有性别的,但在“三八节”后,从它切入,谈一谈女性的精神世界也别有意味。

  细心的读者早已发现,女性作者这几年已经突破刻板印象,并不局限于言情、宫斗等女频写作,甚至开始挑战“男频”。一方面,女性作家在现实生活中持有的观念导致了写作题材和内容的变化,而更为重要的,这种变化指引来自市场。

  市场的主导会将网络文学的写作引向何方?在蒋离子、王巧琳等作家的讲述中,我们发现,无需太多担忧。因为年轻的创作者和阅读者,骨子里就存有纠偏的要求。

  “我认识的女作者都是比较自立的。比如说网剧《萌妻食神》的作者——紫伊281,她是75后,很温婉的大姐姐,内心非常独立。”

  “她从2008年开始写,每个月要码20万字。这些年光出版的就有一千七百多万字。当然,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时候,像我知道的,她有一次写一部作品写到100多页,结果‘扑街’了。点击量不好,订阅量不高,各种指数都不行。可她还是会坚持完稿,这是对自己作品的负责。”蒋离子说,自律到“变态”的夏玲,最终迎来了好成果,光是《萌妻食神》一部作品就被IP化成了电视剧和动漫产品,除此之外,夏玲还出版了16部长篇小说。更令人羡慕的是,夏玲也把自己的家庭经营得也很好,夫妻很恩爱,女儿考上了不错的大学。

  蒋离子说:“我还认识很多年轻的作者,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像王巧琳、锦夏末、疯丢子、七英俊等等,都是这种类型。但是写作是一件特别枯燥的事情,特别是网络文学,每天的更新量是很大的,少说也要写个千字,不然读者会催更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所有能‘写出来’的作者,都是非常坚定的人。”

  蒋离子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我是很爱学习的人,我会随时推翻‘昨天的我’。不断地跟随时代背景,去学习,去吸收新东西才能让自己的观点成熟起来。”

  女作家们把从现实生活中持有的观念放在了自己的作品中。于是,网络文学的市场上涌现了越来越多思想成熟的作品。

  目前正在浙江卫视等平台热播的,反映原生家庭问题的电视剧《都挺好》,就改编自宁波女作家阿耐的网络文学作品——《回家》。

  “这才是真正的生活!”看到了同行的作品广受好评,蒋离子特别开心,因为她自己也是一名女性现实主义题材网络文学的作家,其作品都是着眼现实的婚恋题材。

  “我年轻的时候会写点玛丽苏的东西,读者也喜欢看。但是随着生活阅历的积累,我自己也慢慢地步入家庭,我越来越觉得原来的观点是不对的。”这种对过去观点的复盘,就好像网友们懊恼自己现在才看清当年《情深深雨蒙蒙》中何书桓的真面目一样,喜欢了很久,结果是误把渣男当深情。

  “一个不努力、不聪明、没有生活技能的灰姑娘凭什么就能被霸道总裁爱上呢?”蒋离子更进一步解释,“十年前,我们和那时的读者一样,有的刚步入社会,有的还没走出校园。喜欢看玛丽苏是因为我们把那时的自己投射在了女主身上。可现实不是这样的。”

  “随着我自己的成长,我越来越感到现实的压力。所以,2008年我试着创作了《婚迷不醒》,写了我们这代人在当下的爱情、婚姻和困境。”“女性要独立”是蒋离子在她的作品中提出的女性面对婚姻困境的首要解决方案,“到了后来,我写《糖婚》的时候,就把里面的女主角塑造成一个非常追求独立自主的女性。我会给她设置很多困难,但最后这些问题会被一步一步的解决,故事会向一个好的方向去发展。”

  “女性意识崛起后,读者似乎更乐得见到独立的女性个体,从依傍男人到洒脱自如。”这些年来,王巧琳的作品也体现了她本身思维的转变,如《我想你时西风止》和《远在远方的远》,虽讲述的是同一个女主角姜未,但不同时期的女主人公展现出不一样的爱情观来。

  “一个女孩子未成年时候懵懂的情感和有过感情经历时的爱情观是不同的。受过伤之后,再爱一个人的时候,不是所有人都会那么勇往无前,飞蛾扑火了,这也是成长的代价。”

  而她正在创作的《全世界都在结婚》,也体现了多名女性不同的婚恋观和自我清醒的过程。

  王巧琳想用她作品中女性形象的转变说明,女性独立,不仅仅是事业上单一的变化,而是整体的,从思维到行为的合一。

  这两年,她在现实题材的创作道路上走得更加坚定。而王巧琳则开始了新题材的尝试——2016年,她担任编剧的惊悚侦探网络电影《通灵警探之六棱镜》上线并获得了大量的好评,连王巧琳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惊悚侦探题材网络电影的编剧。

  王巧琳在写作上的多元化尝试不单纯是个人的“异想天开”,还有赖于读者的支持。“网络让我除了表达自己之外还更多地知道了读者的需求。”她说。

  在网络文学搭建的平台下发现读者的兴趣,挖掘自身潜力的作者还有很多。疯丢子说:“我接触到很多女作家,本身是写言情、穿越、宫斗、宅斗的,现在开始写男频题材了,仙侠、玄幻,甚至还有些女作者写的是男主角视角,文中还有女主的那种。”

  不过,在她看来,除了兴趣所致,这种现象的背后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是创作倾于商业化的体现。”

  “女频文的篇幅相较而言短一些,不如男频文来得跌宕起伏、热血。而且影视市场的容纳力也有限,版权交易基本被顶部大神垄断,小透明的压力就大了。篇幅不大,流量不高,出售版权排不到队。这样一来,一些女作者就会跳到男频去,冲击流量文,写大篇幅的玄幻、仙侠。”

  网络文学当下的创作环境,给越来越多的作者提供了可能。就像疯丢子说的:“对市场有怎样的评估,就怎么去做。”

  蒋离子说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线后不一样了。她们对物质上的东西反而更淡一点,他们更追求精神上的东西。这是非常好的。”

本文链接:http://mhp2.net/feie/127.html